如果你想亲身感受一下我们这个民族所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和曾经有过的沉雄大气, 那必定绕不开咸阳。何况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地原点,即位于陕西省泾阳县永乐镇。也就是说,所谓的北京时间,就是以咸阳泾阳永乐镇的时间为准的。
咸阳这座由万里长城、秦始皇兵马俑、都江堰、秦直道、郑国渠和三百里阿房这些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硬件以及立木求信、一字千金、完璧归赵、荆轲刺秦、焚书坑儒和指鹿为马等诸多的历史事件构筑起来的庞大而神秘,骄横又理性的城堡,可谓立体与平面,宏观与微观,唯物与唯心,客观与主观,澄明与神秘,相互融洽。
然而,中国的历朝更替史上,一直都在演绎着狭隘的英雄主义,它缘自家族私愤,也源自主观的阴暗意识。霸王项羽焚烧咸阳宫、阿房宫,把这座城堡湮没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
咸阳从公元206年的这场大火中逃生,在长河的彼岸那青铜与血肉的拼杀声中仓皇登上了历史的方舟。方舟便漫无时日,漫无目的地漂流,漂流,漂流了整整两千多年,终于归靠霓虹闪烁,歌舞升平的港湾。
如今,“咸阳桥上雨如悬,万点空口隔钓船”,我们已经分不清这滋润着咸阳山水的雨,到底是周秦的,还是汉唐的。隐约间,耳畔响起的却是秦腔中老生那一声苍婉悠扬的“唉”,那嘶哑的唱腔透着达观、透着硬朗、透着粗放、透着古旷、也透着沧桑,透着悲凉、透着无奈、透着抗争……

 

咸阳原上尘
咸阳市地处“八百里秦川”的腹地,位于关中平原中部,渭河北岸,九嵕山之南,因山南水北俱为阳,故名咸阳。
自秦先祖从甘肃天水一路向东迁徙最终定都咸阳,到秦始皇统一六国这数百年,便是咸阳开发与兴盛的时期。自文章来源华夏酒报秦王朝建国到项羽怒火焚咸阳这几十年,更是咸阳的黄金时代,它奠定了咸阳两千三百多年享誉世界的根本。
二千三百多年,是多么漫长的日子呀,漫长的如一条悠悠的长河。而今留给我们的只剩下咸阳原上的坟冢。
在咸阳市北10公里的渭北东西百余公里的高原上.分布着汉高祖长陵、汉武帝茂陵、汉景帝阳陵、唐太宗昭陵、唐高宗李治和女皇武则天合葬墓乾陵等27个帝王的陵墓和256个陪葬墓。举目陵冢累累,一字排列,形成了极其壮观的陵墓群。
渭水挢边不见人,摩娑高冢卧麒麟,千秋万古功名骨,化作咸阳原上尘。
一座陵墓, 就是一部浩瀚精深的卷帙;一个陵冢,埋藏着一个叱咤风云的故事;一组陵丘,就是一朝兴盛衰亡的画面;一个陵园,代表着一段铁马金戈的史诗。
乾陵是唐王朝第三位皇帝高宗李治和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的合葬陵。乾陵以山为陵,依梁山而建,座北朝南,占地颇广,是“唐十八陵”中保存最完整的一座皇家陵园,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座两朝帝王、一对夫妻皇帝合葬陵。
茂陵是西汉武帝刘彻的陵墓,公元前139年~前87年间建成,历时53年。在西汉的11座帝陵中,最大的就是汉武帝茂陵,在中国历史上,如此规模浩大的皇帝陵,只有秦始皇的骊山墓方能与之相比。

始皇的死后荣耀
秦始皇,这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份量的人物,是一位杰出的家。他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舞台上留下的脚印是清晰而厚重的。
韩、赵、魏、楚、燕、齐六国在他的铁蹄下,在他的预谋中,一个一个走向灭亡,从此春秋战国后的诸侯争霸局面宣告结束。时年三十九岁的他终于建立起一个空前统一的秦帝国,一代“皇帝”也就此诞生。
我们站在曾经的帝都咸阳,极力想象着始皇帝的一切功过。脑海中浮现出秦始皇超乎常人的魄力和智慧,也为中国历史上有这样一位让人景仰的人物而倍感自豪。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已成过眼烟云,他精心打造的帝国也在他葬于骊山后的三年内土崩瓦解了……
秦始皇用戎马一生、暴虐专横换得了一种死后的荣耀,在漫长的时光中,每年来咸阳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咸阳湖统一广场的始皇雕像,站北朝南,背对着这个城市的无边繁华,面朝着平静无波的一页镜湖泰然而立,恰似一柄刺破苍穹的利剑,矗立于天地之间。每站在广场之上,我总会感到一种挟天地而来的无上霸气,身披龙冠的始皇戴天履地,不怒自威,浑身散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历史对于这座古城来说,漫长的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由秦朝至今,咸阳从繁华到衰落,再到繁华,再到衰落,旧的不能再旧了。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咸阳城很懂得自我疗伤,在短短的数年内,她再一次向我们展现出了华丽的青春:人民广场的喷泉,散发着它充满青春的气息;渭滨公园,统一广场,每天都会有数千人来此游玩,在此拍照留念,似乎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一种时尚;而咸阳国际机场,也为远方客了解咸阳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一时之间,各种国际潮流纷纷登陆古城,咸阳瞬时出现了一种百花齐放的局面。
可是,与之相反的,当黄昏的夕阳透过山脉洒向这片土地上时,依旧还是会有年迈的老人斜坐在木椅上,就着眼前桌上的黄酒小菜,给孙子讲起当年的始皇是如何肃清四野,扫平,囊括八荒,威镇寰宇。

秦时明月汉时关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如果不是现古学家发掘出秦陵,咸阳古道上的秦迹恐怕要被很多人遗忘了。在咸阳古道上诗仙李白也只提起秦后的“汉家”!
的确,汉朝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占有绝对份量的,在咸阳古道上汉家的踪迹并不比秦朝少,甚至比秦室还多。仅就“陵阙”而言,有西汉的九位皇帝的陵墓分布在咸阳原上,足见当年汉室已将此地视为风水宝地了。
中国历史上曾有“秦始皇的制度,汉武帝的版图”之说。千古一帝秦始皇,在咸阳开创一统伟业,建立浩浩帝都,成就千古之制;雄才大略汉武帝,在咸阳聚集天下富豪,广纳四方英才,促成繁荣之始。
“秦时明月汉时关”,“咸阳古渡几千年”。秦皇汉武在这里创造了“秦强汉盛”的辉煌历史。
然而,无论是秦朝还是汉家,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只有月色故我,青山依旧。在咸阳古道上为我们留下的只有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以及能引以为自豪的华夏文明,仅此,也够我们为之骄傲一生一世的。

关于水的传奇
有水的地方总充盈着活力,弥漫着灵气。
滔滔渭水,似纯净空灵的白练,横贯咸阳境内,从城区轻轻划越而过。千百年来,朝朝夕夕,润泽着这一方土地,滋养着这方土地上繁衍不息的生灵。
站在渭水之岸,横亘咸阳数公里沃野葱郁,感受脚下历史长河流淌,思绪便随着滚滚之水汹涌奔波,铜车战马、秦统辉煌仿佛就在眼前。
渭河在咸阳穿城而过,水势舒缓,自古中原穿越关中往来于西北西南,均由此处渡渭,咸阳便成为西出阳关,北上萧关,东至长安,直抵中原的交通枢纽,历为秦中第一大渡。 至汉唐时期,古渡已经成为“丝绸之路”的桥头堡。
好水造就了好酒,也造就了咸阳的酒风。
在咸阳乡村地区,保留着千百年来的旧俗。当地农民,固然也有农忙时节偶尔小酌,但是饮酒更重要的场合,则在于逢年过“会”、亲戚相聚的场合。
在咸阳与广大关中乡村,不仅有农历的各种传统节日,还有特色的“忙罢会”,顾名思义,这是指每年刚刚结束收获、忙完农活后的一种亲戚聚会。对农民来说,“过会”的重要性仅次于春节。各村过会的日子并不统一,一年一会或一年,这样可以错开时间,让亲戚们相聚。
在某村过会时节,本村的主人们家家户户都会洒扫庭院,准备酒席,款待亲友。而来自附近各村的亲戚们同样会各自带着一瓶酒、几样礼欢喜赴会。席间大家或坐炕头,或聚桌边把酒言欢,男人们往往要互敬几杯白酒、猜拳行令自然少不了,以佐酒兴。老人,女人和孩子们则喜欢农家主人自酿的包谷酒或米酒。这种酒,为农家主人用苞谷和酒曲酿成,里面往往还会放少许白糖,以陶罐封储,等到来年开启,以备过会待客之用。这种包苞谷酒,低度味美,和醪糟类似,喝的再多也只有少许醉意,最受小孩子的欢迎,简直是他们童年难得的饮料。
而咸阳城北长武县出产白酒“金醇古”,在长武当地,乃至于关中地区、甘肃西部都颇受欢迎。

转载此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华夏酒报》。
要了解更全面酒业新闻,请订阅《华夏酒报》,邮发代号23-189 全国邮局(所)均可订阅。

编辑:赵鑫 

作者 admin